• 新聞資訊
    所在位置: 首頁 > 出版動態 > 出版動態

    一本關于“光”的書

    發布時間:2022-03-02

    時間以光的形態出現,文字成為時光中的音符。  

    英大傳媒集團精心組織策劃,精選2021年《國家電網報》副刊《亮周刊》上發表的部分作品,集結出版《光的印記 〈國家電網報〉2021年文學作品選集》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全書分為光輝記憶、光明故事、時光片段和拾取光陰四個篇章。 

    這,是一本關于“光”的書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國家電網公司員工中的文學愛好者賡續紅色血脈,傾情投入、用心創作。 

    以文學的形式謳歌黨的光榮歷史和豐功偉績—— 

     紅軍四渡赤水,有兩次從太平鎮的渡口過河,三次轉戰于此,留下七百多件文物和許多傳奇故事。于是,太平鎮又多了一段金戈鐵馬的歷史。 

    ——《赤水河,英雄的河》  

    記述黨領導下的電力事業取得的巨大發展成就——  

    這條叫作“向上”的線路,從千里迢迢的四川向家壩奔向上海,沿途穿越川、渝、湘、鄂、皖等8?。ㄖ陛犑校┚硟鹊纳酱ê恿?。高山陡嶺,為“西電東送”打通了能源輸送通道。 

    ——《大江作證》  

    書寫紅色傳奇,唱響時代旋律——  

    開山島離最近的陸地也有12海里,電線架不過來。夏天濕熱,你和仕花大姐只好睡到房頂上;冬天陰冷,你們不得不搬進海風吹不透的山洞里。 

    ——《開山島上燈長明》 

    與讀者共同重溫那些震撼人心的光輝記憶——  

    “我家娃得救了??蛇@娃,又是誰家的呢……”這場空襲,造成20多名紅軍戰士犧牲。王仁德和鄉親們含淚把他們葬了。 

    ——《長征路上電網人》  

    (以上摘自書中“光輝記憶——紅色篇”) 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一座座青山架起銀線,一片片戈壁風光無限。 

    從大西北的風力發電、太陽能發電基地到東海之濱的漁光互補示范區——  

    塔拉灘,沒有豐美草場,沒有天然水源,有的只是嗚嗚作響的大風和漫天沙塵,有的只是無遮無攔的熾熱烈日和滿目洪荒。有人說:大自然的賜予是公平的,地下沒有,地上會有;地上沒有,天空會有。塔拉灘,你到底有什么呢? 

    ——《舞動藍色塔拉灘》  

    從重大活動保供電現場到天藍地綠稻花香的美麗鄉村—— 
     “天啊,整個醫院都停電了!” 

    “ICU600多名重癥病人怎么辦?” 

    “應急電源快用完了!” 

    ——《暴雨夜為重癥監護病房送電》 
    記錄下發生在山巔之上、鄉野之間、城市街巷中的光明故事——  

    前方十幾米遠的草叢里趴著一條三米多長的大蛇,吐著紅信子,眼睛盯著前面的人!幾名山東送變電工程有限公司員工不知所措。 

    ——《秦嶺里的送變電人》  

    在他們的筆下,電網人以苦干實干踐行綠色低碳發展理念,以優質服務增色祖國綠水青山。 

    (以上摘自書中“光明故事——電網篇”) 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一朵春花,一滴夏雨,一片秋葉,一粒冬雪,在電網寫作者的筆下都是人間風景。 

    斑斕多彩的生活是時代風貌的映射,或令人豪情滿懷——  

    呼吸之間,一朵朵如云彩般的桃花紛紛跳出畫卷,隨即席卷大地——波密桃花溝,有幸與你相見。 

    ——《西藏行記》  

    或讓人心醉神怡——  

    此時,稻穗開始灌漿但還未成熟,它們或昂首挺胸,或微微低頭,一眼望不到邊,似給大地鋪上了一層厚厚的毯。 

    ——《稻花正芬芳》  

    親情友情愛情,滋養人心——  

    我爬上車梁,母親跨上了車子,哥哥也跳上了后座。騎了一會兒,我抬頭喊:“媽,媽,月亮升起來了!” 

    母親也抬頭看了看天,又看了看黑黢黢的路:“你姥爺真是老得糊涂了,月亮怎么能照亮回家的路呢! 

    ——《月光照亮回家路》  

    美景美食好書,豐富人生——  

    起油鍋,下蔥姜等作料炒香,再放入食材,上下顛幾次勺,火苗四散間,師傅已將香氣四溢的澆頭碼在剛撈起的熱面上。 

    ——《讓人念念不忘的一碗家鄉面》  

    在這些文字里,有著國家電網人豐盈而富足的精神世界——他們不僅懂得欣賞鋼鐵脊梁的雄偉壯觀,也善于發現人間煙火的細膩美好。 

    (以上摘自“時光片段——生活篇”)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電網員工沿著鐵塔銀線行走在大地上,為光明而吟唱。 

    在高原電力天路建設現場,建設者登雪山、進沼澤,寫下壯麗詩篇——  

    銀河落下,望舒載月而來。月光倒映進瑪旁雍錯,被浪花拍碎,散落于湖面,與岡仁波齊反射而來的素暉交織在我眼前的路上,似乎在對我說:“喂!你這個小生靈,也該回去了吧?!?/span> 

    ——《觀峰》  

    在崇山峻嶺間的架線工地,鐵塔下、帳篷里生長著不為人知的細節和故事——  

    那天,我從特高壓工程建設現場回城經過這里的時候,城西瀘山之上的陽光尚且熱烈,而城東丘壑之上半個月亮已經躍上山頭。 

    ——《月泊西昌》  

    在田間地頭的農網改造現場,電網員工與鄉親們結下了氣血相連的深情厚誼——  

    在這里居住過的上了年紀的人,都曾經看到過這些單薄疲憊的身影,在風雪的摧殘下倔強地忙碌著。這些人的這些故事,會在瀛湖被一代代地流傳下去——永不忘記,便是對他們最深的敬意。 

    ——《瀛湖散記》  

    雄奇瑰麗的大美風光、生動鮮活的電網故事、可親可愛的國家電網人,都從他們的筆端走來,走近讀者,走向大眾。 

    (以上摘自“拾取光陰——文化篇”)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欧美一级特级黄片,国产亚洲精品玖玖玖,毛片视频在线观看免费,sm调教微博博主有哪些,免费观看又色又爽又黄的网站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